无梦何处锦官城。

没有人知道“克复中原”这四个字。到底有多重。

龟甲先生!爱你!听说73通关送的是纸笔就想先通了。真是意料之外的惊喜。我已经给龟甲备好了10w资源和500加速的聘礼了……。今后多多关照啦!
p3是配置和战损。药研掉了一个金铳。膝宝宝和千子全金骑,卡内桑是金投,极短全金铳上马。其他三个的马我懒得扒下来换……
祝各位早出!

第69个箱子。嗯,可以咸一会儿了。
歪?hsb吗?你快回来,我害怕……不不不别,你别脱。

物吉大宝贝!
物吉真的好喜欢我呀…前几天71十九次王点带回来初号机。昨天日课三发350,物吉给我锻了爷爷…虽然我不需要啦但还是很开心。来的第一天就给我带来好多好多幸运。剑三黑本出了山海间,还roll到了。
昨天晚上e3一直沟不进去有点烦,就想先通e4了。物吉带队直接就冲王点去了,不仅抢了誉,还一发入魂又带回来一把自己。
这孩子真的太可爱了。我要宠他了……。
不动乖,我最爱你还是你!

……天啦呜呜呜。我要哭了。
不动你太乖了。我来还愿二号机了。
这次活动想要的只有弟弟丸和不动二号机。结果第一天就全出了。弟弟丸一次出不动五次出。
e3配置。珠珠带队,阿尼甲兼桑堀川虎哥虎弟。
祝你们都出。
这次战扩真的无欲无求了。珠珠依旧随缘。反正一号机都没毕业。
呜不动小天使。我爱你!去找本丸里91级的哥哥玩吧!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最后一发锻出来的珠珠。本来以为没希望了要74疯人院见了!
青江!虽然你上次没有把珠珠锻出来。但是这次!谢谢你啦!你真的是每次都给我惊喜…不枉我这么疼你。
近侍青江。all950+富士。
珠珠真好看啊!!!
接下来就剩sada酱了。玄学一波用珠珠去捞试一试x

昨天号叔一发入魂的结果是。
现在还没捞到sada酱。修刀修到崩溃……阿官你开一个减半吧…太痛苦了。
没有sada酱的第二天。想他。
什么?珠珠限锻?不存在的。

玄学……玄学。出了不动懒癌马上就来这话果然没错。
这次战扩毕业啦。
e3加上通关那次打了不过10次…进王点好像五次的样子。
祝你们早出不动和明石呀。加油!!

昨晚终于捞到小酒鬼了。超级兴奋!!
大概是晚上一点左右。睡前惯例打一次e4。结果真的捞到啦!近侍是青江。
活动开之前我就信誓旦旦说一定要把小酒鬼带回来。结果每天只是打那么两三次战扩……之前一直用短刀队打结果全走沟里了。进王点次数惨不忍睹…。不管怎么说。不动,欢迎回家。
今天下午去54终于捞到一期尼了……!等你等太久啦一期。四花太刀集齐。
目前刀账46/52。懒癌随缘吧…这次战况捞不到就62疯人院见吧。62完了还有64呢。
刀剑乱舞很休闲的.jpg

故人叹
真三人设。伪史向。幼儿园文笔…
自己对阿斗的一些看法…很多季汉粉都不太待见阿斗。但是不知道为什么…我喜欢他。其实阿斗算不上明君但也是个好皇帝。并没有演义里那么糟糕。投降能保季汉百姓不死一人不伤一兵…阿斗从父辈继承而来的仁心。不喜勿喷…顺便这里丞相伯约小迷妹。最近沉迷王者荣耀。欢迎扩列。

#1相父…就不能别北伐么。看着自家相父日渐斑白的发丝,少帝轻声询问着。
陛下。北定中原,兴复汉室。乃是臣…不。乃是先帝遗愿。不得不伐。
相父…。望着军队远离成都。站在城头上眺望的少帝不断呢喃着两个字。
#2「报!陛下…丞相…丞相在五丈原病危…!」什么…相父他。握笔的力度不禁加大了几分。「陛下,是否派人去询问丞相身后之事?」…强忍心中的悲痛。少帝点了点头。“就让李福去吧。”
#3伯约,相父都不能做到的事,你又怎么可能办得到呢。你和相父为什么都要如此…我实在是不明白啊,就算真的得到了江山,失去了相父,失去了你。又有什么意义呢。
#4「报!陛下!邓艾大军已攻克阴平,逼近成都!诸葛瞻将军父子…殉国了!」什么…邓艾他居然…呵偷渡阴平么…可惜了思远和尚儿啊。
不知为何大军兵临城下我却丝毫不惧,看着殿下大臣们惊慌失措的样子着实可笑。来人,宣谯周进后殿。
#5父皇与相父一直希望我能成为明君,可我知道,我没有办法做到像他们一样好。阴平已然失守,伯约远在剑阁与钟会对峙,城中只剩数千士兵。我登上城楼远眺…不久,邓艾大军便会兵临城下。试问我有何办法能守住成都,守住季汉。闭上眼睛,血流成河,伏尸百万的场景在脑海里挥之不去…不,我不能让这样的事发生。至少,我还可以保住成都,保住季汉的百姓,纵使背负骂名又有何惧。
抬手揉了揉太阳穴,掸了掸衣服上的些许尘灰,我下定了决心。
“来人,通知全军将士,放下武器,打开城门迎接邓艾大军。违令者,斩。”
我愿降之,勿伤百姓。
#6洛阳。
相父常言「北定中原,兴复汉室,还于旧都。」如今,还于旧都,我算是办到了罢…只是再不能言兴复汉室了。晋公司马昭自从将我等接到洛阳,终日大排宴席。只见他轻轻抬手,乐师与舞女似乎接到了命令,开始转换曲风与舞蹈。我听到有低声惊呼“这是…蜀地的音乐…”看着座下昔日为我所用的臣子,无一不眉头紧锁,好像是回忆起在成都的点滴。“安乐公。安乐公。刘公嗣?”司马昭的呼喊拉回了我的思绪。“啊…晋公。万分抱歉,是在下失礼了。”“哈哈哈哈哈哈无妨无妨。这音乐,可欢喜?”“谢晋公好意,此乃先生生前所喜。自然欢喜。”只见司马昭举过羽觞,带着莫名的笑意。“公嗣,此间乐,思蜀否?”我愣住了,随即明白他心中所想。举起羽觞回应。“此间乐,不思蜀也。”一饮而尽。
我何尝不思。我思念故土,思念故人。但我不能言表。我所能做的…只有保住季汉百姓的性命。这乱世,已让太多人经历苦难。我已经失去叔父,失去父亲,失去母亲,失去先生,失去爱将,实在是不想再失去任何人了…